绘千秋

发下最近的画 希望暑假里能有空多画一些>3<

画技很渣 草稿流 凑合着看吧><

灵感来源于看四章裁判时飘过的弹幕“最原你这样说看到小吉的动机视频要后悔的”当时还不懂 看到六章日常 扎心了,老王(心绞痛脸)

虽然当时那个情境下最原说这个也不过分啦 毕竟没有上帝视角 不过之后也许会有些后悔吧 官方发刀 最为致命

所以为什么要打最王tag呢(陷入了深思)

 

把之前的摸鱼勾了个线 画渣见谅>3
p1-V3最喜欢的女性角色 loli太可爱啦 虽然全程只负责卖萌和划水 p2-世界是属于王老吉的!p3-最日天的b-box梗我可以笑一年hhhh p4-废都物语的npc小姐姐 ​​​p5-DN手游 p6-自设

【曦瑶】朔月(HE)

【上接原著藏锋几来着……反正你们都懂的】

“我……信你这一回,阿瑶,你别…………”蓝曦臣突然说道,听得金光瑶一怔,却是连自己之前想要做什么都忘了。他握住剑的手陡然一松,之前不过是回光返照,如今身体再也支撑不住,一头栽倒下来。

蓝曦臣赶紧扶住他,让他背倚在墙上,稍稍能舒服些。只听他苦笑道:“二哥,我也已是将死之人了,礼数何必还如此周全?”

看他的样子,确实所言不假。左手被毒烟灼伤,右手断腕,腹部缺了一块,周身血迹斑斑,胸口被当众刺了一剑,脸色苍白如纸,连说一句话都要连抽几口气。

纵使蓝曦臣有无数疑问萦绕在心间,放在此情此景,也不知如何开口了。

这一沉默下来,便隐隐约约听到魏无羡、蓝忘机在与聂怀桑对质,之前情况危急,情绪又有所起伏,很多事情无法细想,这一番大致听下来,心中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。

也便明白,这一剑,于法于理,无可厚非。而于情,则是说不清了。

他看着金光瑶,好像看到了那日被聂明玦踹下金陵台的他,也是这样低下头一语不发,让人不知在想些什么。最终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道,疼吗。

“二哥这话问的……”金光瑶又挂上了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,摆出一个正正好好的笑,是他惯为仙督的笑,仿佛刚才一瞬间的市井凶蛮从未存在。“我说不疼,二哥肯信我吗?”

看着他的笑容,蓝曦臣不知作何感想。从前在他眼前忍辱负重、心系众生、敬上怜下的三弟,又有多少是这样的虚假砌成的幻象。“你的话真真假假,哪句真,哪句假,我已经无力也无心判别了。”蓝曦臣叹道,转念又补上一句,“之前几句,我是信的罢。”

对方沉默了一会,努力仰起头,看着蓝曦臣的眼睛,“……也不怪泽芜君。毕竟三弟我作恶多端,谎言无数,让你有所为难了。”说着本已有些红肿的眼眶又湿润起来,是一副看了就叫人心生怜悯的模样,如今却也不知是真心还是作戏。

而蓝曦臣此刻才明了,金光瑶的那些神情从来只是一堵高墙,尽将外面那些金树玉花示与众人,而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,里面的庭院早成荒芜。蓝曦臣从前没有读透,现在难以看透,将来也无法参透。

走到这一步,终是无话可讲。假难乱真,真却似假。

周围一下寂静下来。原来两人之间的沉默是如此令人尴尬的,千言万语都浮在空中,无人敢碰。

“二哥……”金光瑶似是终于撑不住了,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,眼睫低垂。好像两人只是在秉烛夜谈,困意在不经意间袭来,唤你速来梦乡里,摆脱一切红尘事。“好冷……。死……便是这么冷的吗……”

蓝曦臣终究心生不忍,将他仅存的左手握住,温声道:“这样是否好些。”

“去吧,阿瑶……此生不再妄论,只愿你下辈子生在平凡人家,一辈子安稳幸福,再无诸多灾祸。”

 金光瑶闻言浑身一颤,眼角竟是又滴下泪来,强作欢颜道:“好,那就借二哥吉言。”

不多时,蓝曦臣肩头一沉,想必他的三弟已经走了罢。没有怨气,应是不会化作怨灵,再祸害人世间。这具尸体,也该收敛入馆,挑个僻静地方埋好,不至闲人来叨唠……他脑中念头纷纷杂杂,看着恨生还缠在腰间,便也替他解了下来。缠绕在四周的阴毒灵力已经散去,只剩下柔软的剑刃,看着倒有些普通了。

恨生。这两个字在现在看来,仍觉太重。这样一个出身,跌跌撞撞不择手段的爬到最高层,又狼狈的摔下来,连曾经拥有的都失去,一败涂地。偏偏就在这里。是他的生地,也是他的死地,是众人皆鄙的勾栏院也是众人皆崇的观音庙。

胸口还插着他二哥的剑。是了,那剑还未拔出来。是怕他受不了,他已经够痛。

但现在可以了。蓝曦臣握住剑柄,缓缓拔出。剑身雪白依旧,因有灵力流转,一分血也未溅上。剑可以如此,而人呢?他透过剑身看到自己的眉眼,疲倦不堪,处处是无以言说的郁色。

他发现再也看不透人间万事,熟悉的一切好像在一瞬间变了模样,对他充满恶意的窃窃私语。    

他突然感到自己永困朔日,天幕一片漆黑,却不知月在何方。

而他亦无力寻找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五年后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四月,人间芳菲正旺。

这是一处幽静之地,四周有雾气袅绕,树木成林,大片金星雪浪盛开,又有一方活水流经,增添了一分灵动。

是与阿瑶相称的好地方。蓝曦臣拨动琴弦,口中低语,不知说与谁人。

一曲问灵依旧无人应。五年了……其他地方也无消息传来。

应是安息了。

他手下一转,弹起些其他曲调,是和他的画一样,只寥寥几音,却诉说着无尽的思绪,仔细听来,似乎包含着千百种情绪,又好像与天地合而为一,消散溶解在这美景里。

曲毕,他又絮絮地说些有的没的。第一自然是蓝家弟子又怎样了,一帮小辈依旧好是热闹,违规罚抄总是家常便饭,不过渐渐也懂得肩上担子的重量。忘机无羡行踪不定,时时也会回云深不知处帮忙打理家事。再是……金家。金凌当上家主,一身桀骜性子收敛不少,在舅舅江澄的帮助下,将金家上下收拾的妥妥帖帖。而聂家成了百家之首……如今我也真是越来越看不懂怀桑了。罢了,不提这些。

你已不为此生缚着,何苦拿这些来烦扰你。

他看着四周的金星雪浪,眼前慢慢浮现出故人的轮廓,先是眉间一点鲜红朱砂痣,接着,是胸前的盛放的金星雪浪,再一眨眼,整个身影都变得鲜活起来,那总是带了三分笑意的脸如今眉眼弯弯地看着他,是开怀而不张扬的笑。于是他也笑了,笑的一派温柔,正是润泽众生的笑。

这相视一笑间,仿佛什么都明了了。

也什么都不必再说。

就这么默默坐了半晌,不知不觉已到日落。

太阳正在渐渐西沉,温柔的余晖透过这雾气覆在花浪里,又洒在湖面上,随微风轻轻晃动,是一副易碎又美好的模样。

很快,夜幕就要完全笼罩大地,昼夜运转如此,四季也是如此,从不弃谁而去,也不为谁留步。

今日,又是朔日吧。

蓝曦臣抚摸着腰间的佩剑,感受着充沛的灵气在其间环绕。他收起琴,向那片金星雪浪再度微笑,语调里也沾染了几分笑意,下次不知是什么时候有空了。可我若得空,一定会再来。话音刚落,一阵清风吹过,花儿纷纷低下头来,显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,竟显得花草也有情了。

行至云深不知处,已是夜晚,天色一片漆黑,像是铁幕朝大地坠下来,只留无数孔隙给众生看一看光是何物,可望,不可及。那日,他曾以为朔月,便是终结,在那一场月亮从升起到兴衰的谢幕,他是身不由己的执幕人。今日再看,却窥到这漫漫长夜背后蕴藏着的,是从天地开辟既始,亘古不变的希冀与生机。

他心念一动,在裂冰上吹奏了几个音。


“阿娘,我看到有个大哥哥在吹笛子,真好听,人也好看,白衣飘飘,跟个仙人似的!”

妇人不置可否,只是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,“是吗?那说不定就是仙人了。咱们阿瑶和仙人有缘分,将来说不定带你去修仙问道咯。”

“你们俩背着我在商量些什么呢?”一个和善的男子声音响起,原是那儿子的父亲,妇人便将这小孩的话半真半假的讲给他听,那男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两个人笑的前俯后仰,小孩不解其意,却被这快乐的气氛感染,咯咯咯也笑了起来。

三人就这样站在灯火通明的居室里,笑容如此开怀,笑声如此真切,连过路人忍不住也驻足旁观,是凡世间最美的一幅团圆景。

后记:

其实我就是想写个曦瑶HE!HE!天天吃刀容易吗 qwqq HE全是坑!糖里全是刀!刀上皆有毒!感觉一入曦瑶坑一朝老十岁……白发三千丈……

我我我其实不大写文 在硬盘里好好存着的不过六七篇短篇同人 写的最多是论文 就是那种一点一点把你灵气磨掉让你变成理科直男的 很可怕的……所以文笔基本没有 而且感觉古风好难写 是那种“让我查一下这个单词该怎么写!”的英文作文类型 所以大家看到很奇怪的用法千万不要觉得惊讶 求批改网出古文修改版啊TVT

曦瑶这种CP的相处模式是我从没萌过的,其实相当温情的一对。平时也肯定是软言侬语的(欸)想看蓝大教瑶妹念姑苏话>

…嗯其实这笔还蛮精彩啦 反派立体形象+10 但其实留给两人的结局就挺……难解的了,不仅蓝大伤心难忘,瑶妹还100年跟聂大关在一起?!!!讲真,我拒绝的。我还是不要立体形象了,大家开心就好……

这篇就是在想,怎么能在最小改变原著程度上达成HE呢,选了这么一个切入点。OOC肯定是有的吧,角色真的挺难揣摩的qwqq原本是想着是否能死前真的你我掏心来谈一谈,但下笔后发现其实真……做不到。因为曦瑶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就是瑶妹把最好(不知真假)的一面展现给蓝大,而蓝大全盘皆信,才能维持住这么一段柏拉图……的感情。到这个时刻,时间所余不多又毫无准备的时刻,又能如何呢?便是无话可说了,无可奈何,无能为力了。

其实这篇的曦瑶对戏也不过就是那么一段- -|||是我想给他们的,那种瑶妹死前蓝大可以静静陪着他,再也不说是非恩仇,将释然将和解的氛围,当然很多东西还是只能来世来看、或者用时间来冲淡。我觉着,如果是按原著的感情来写的话,这种解脱放下时而有所怀缅是最好的状态了,毕竟除忘羡全直x(那我还打什么曦瑶tag)不过我真的挺喜欢这种不是爱情的感情呢。嘻嘻,我理想主义打我呀。

两人的话,我觉得瑶妹悲剧在于出身,环境,经历,(我相信坏在于基因环境不在于灵魂……这算私设吗……)他死了投胎了,便是解脱了,这是最快也是最好的解脱法子(当然投个好家庭XD)。蓝大作为活下去的人,我觉得没有那一引一推、多一段交谈会好的更快,不过蓝大这样的人怎样都能好起来就是了……。    这篇其实也是主蓝大的心理历程?里面也掺杂了蛮多思考,写的其实挺费脑的QAQ

讲了一通也不知道讲清楚没有 也不知道文有没有超越我当年初一的水平(哭哭

第一次在网上发文好紧脏啊 求评论求喂糖qwqq